新闻中心

古老的屏风艺术感触

2017-09-21
屏风作为传统家具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由来已久。屏风一般陈设于室内的显著位置,起到分隔、美化、挡风、遮拦、协调、点缀等作用。其巧妙之处,在于使有限的空间不致于一览无余。它与古典家具相互辉映,相得益彰,浑然一体,成为家居装饰不可分割的整体,而呈现出一种和谐之美、宁静之美、艺术之美。精湛的屏风融浮雕,书画艺术于一体,为中国独创的古老艺术品。
  起初我们先祖的家居陈设是非常简洁的,随着社会变革的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逐渐丰富起来,而审美观念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于是,家具中的屏风制作也应运而生了。最早大多放在床后或床侧,后逐渐由固定的发展为活动的,灵活的式样和功能也不断出现了各种变化。屏风的诞生,开始是专门设计于皇帝宝座后面的,称为“斧钺”。它以木为框,上裱绛帛,画了斧钺,成了帝王最高权力的象征。史料中也有记载:“天子当屏而立”。经过漫长时间的发展,屏风开始普及到民间,走进了寻常百姓家,成了人们室内装饰的重要组成部分。


  屏风的产生,与我国建筑及传统文化有关联,旧时的土木结构建筑虽气势宏大,尤显空荡松散,是为遮风才创制。其制作精致秀美,纵观形式多种多样,主要有立式屏风、折叠式屏风等。后来出现了纯粹作为装饰的插屏,它娇小玲珑,独树一帜,饶有趣味。古时,王侯贵族的屏风制作非常讲究,用了云母、水晶、琉璃等材料,在镶嵌工艺上,用了象牙、玉石、珐琅、翡翠、金银等贵重物品。这种具有遮掩、美化居家作用的艺术品,由此上升到可谓极尽奢华的境界。然而,文人雅室及民间的屏风制作大都崇尚实用朴素。而这种大有陈设素屏者,雅观、大方、朴实的风格亦不失为美之佳品。自魏晋以来,此风大盛。唐代诗人白居易曾作《素屏谣》曰:“当世岂无李阳冰篆文,张旭之笔迹,边鸾之花鸟,张藻之松石,吾不令加一点一画于其上,欲尔保真而全白。”杜牧《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表明了其对素屏的崇尚之意。古诗“绕屏山烟树,何处是家乡”就是描写屏风的精妙。民间的素屏与帝胄之家的华屏相比,真是别具一格而韵味悠闲。南朝《闺怨篇》“屏风有意障明月,灯火无情照独眠。”唐代诗人李白:“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李贺《洛妹真珠》“金鹅屏风蜀山梦,鸾裾凤带行烟重。”把屏风作为一种美的器物统称代名词。湖北隋县出土的战国时期漆木雕座屏,雕刻有微妙唯肖的蛇、蛙、鹿、雀、凤等动物以及彩漆描绘的花纹图案栩栩如生。在马王堆出土的大量汉代漆器中,就有油漆彩绘屏风,长方形,下有足座承托精雕细刻。山西出土的北魏时期的山水景物、人物故事彩绘屏风更是图文并茂耐人寻味。


  屏风的种类丰富多彩,从形制上划分有围屏、插屏之别:插屏,多为单扇亦称座屏,形如立镜,下有座架,屏面插入底座。形制比较高档复杂的还配有顶帽,底座配站牙,组合而成,气势宏伟,又便于移动、拆装。也有屏面和底座为一体的,但大多是小型的。如折屏,又称曲屏。由多扇连接组成,并可折叠。造型上也有平板和落槽之别。一般为双数组合,如四扇屏、六扇屏、八扇屏、十二扇屏等,每扇之间以挂钩、反铰相接。摆放时可曲可直,开合自如,可宽可窄,比较灵活。又如挂屏,顾名思义即悬挂于墙壁之上的挂屏。大多为成对、成组成条幅式,也有扇形、桃形、菱刑、梅花形的。再如炕屏,即在炕上安置一幅小型屏风,作为装饰之用,故称炕屏。也有的床榻将围子设计制作成屏风格式作为隔离遮拦。桌屏,亦称砚屏,是摆放在桌案上的小型屏风更是别具特色,也是宋代以来骚人墨客比较普遍使用的装饰摆件。其形式又有镂空式、封闭式、镶嵌式,透明、半透明等款。从题材上划分:除历史典故、文学名著、宗教神话、民间传说、山水人物、龙凤花鸟、珍禽异兽外,还有一种博古屏风。从题材上讲,“博古”与广泛采用的人物、山水、花鸟等题材相比,以古香古色的器皿及精美配饰件为主题,多配以插花,别有一番书卷气,高雅别致。难怪柳永《迷神引》诗曰:“水茫茫,平沙雁,旋惊散。烟敛寒林簇,画屏展。”真乃“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好一个“六曲连环接翠帷,高楼半夜酒醒时。掩灯遮雾密如此,雨落月明俱不知。”也莫怪诗人李商隐有此诗作留存,从寓意上讲,有“论古不外才识学,博物能通天地人”之意。尽管中国传统的屏风工艺五花八门、名类繁多,可古人还是对屏风情有独钟。因为它融实用性、欣赏性于一体,既有美学价值又有实用价值。它的美学价值除了体现在屏风自身的材质、工艺技巧上,就是在屏风上作画题诗,赋予屏风以更浓郁的文化底蕴及精深的美学内涵。


  史传,唐太宗就曾将他的治国之道书之屏风,以为鞭策自勉警人之意。古人有把功名赫赫的帝王将相或极具清名的节妇烈女的事迹画在屏风上的做法,起到歌颂传扬、说教警诫的作用。从这一点上讲,屏风的意义不仅丰富多彩,在提升的基础上又大大地延伸了。古人在屏风上绘画题诗的形式各异,在敦煌壁画中就出现了屏风,里面有山水人物的形象。最为著名的还是五代的名画《韩熙载夜宴图》,画中绘有大幅的联接屏风,而屏风当中绘有山水的图案。而后,屏风作画题诗的习惯早就流传至日本,他们的传统绘画“浮世绘”及仕女图很多就是画在屏风上的,可为中日友好,文化交流之佐证。屏风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形式,工艺手法也款式新颖,异彩纷呈。它作为传统工艺领域里的一枝奇葩而流传,深为民众倍加喜爱。


  汉唐时期,几乎有钱人家都使用屏风。其形式也较前代有所增加,由原来的独扇屏发展为多扇屏拼合的曲屏,可折,可叠,可开合,汉代以前屏风多为木板上漆,加以彩绘,自从造纸术发明以来,多为纸糊。千奇百怪的屏风种类有地屏风、床上屏风、梳头屏风、灯屏风等;而若以质地分则更多,如玉屏风、雕镂屏风、琉璃屏风、云母屏风、绨素屏风、编织屏风、书画屏风等,不一而足。明代以后才出现了挂屏,已超出了屏风的实用性,成为纯粹的装饰品更具观赏性。随着社会的转变,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已很难把它作为家庭的陈设品,以致其范围逐渐缩小,只有在特殊的文化场所才有它的身影,如剧院、茶馆、雅座、说书场、会客厅等。近年来,海内外人士又开始对中国的古典家具感兴趣,包括屏风在内的古典家具文化的美感正逐步被人们重新认识,我们希望人们能从传统的屏风收藏研究,开发利用,制作工艺中挖掘出新的美感,受到新的启迪,达到新的飞跃。此外,其造型及屏风面上的字画,色彩搭配,安置和摆设要与居室环境的氛围相协调,其色彩还可以随季节时令不同而变换。如秋冬季可用深红、淡紫色;到了夏季,可选白、黄、蓝、青等色,让居室充满清新凉爽的别样情调,让人耳目一新,从而更美化我们的生活。